中国老人亲见:日本在华移民堆上炸药集体自杀

中国老人亲见:日本在华移民堆上炸药集体自杀

核心提示:

中国老人亲见:日本在华移民堆上炸药集体自杀

资料图:日本投降后日军和平民都有自杀事件,有的平民被军人逼着“自杀”,可见当时日本整个国家是一种什么样的狂热状态。

反思历史 昭示未来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战争,战火遍及80多个国家和地区,约20亿人口卷入其中。在那场慷慨悲壮的战争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开始最早、持续时间最长,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以巨大的民族牺牲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谱写了人类和平正义事业的壮丽史诗。

日军从最后的疯狂到溃败

日本法西斯的失败,从它发动侵略战争的那一天就开始了。

中国人民的持久战牵制和消耗着日本三分之二的兵力,太平洋战争的推进更是让日军丧失了太平洋上的空中优势。四面楚歌的日本法西斯挣扎着走进1945年。

1945年5月9日——8月9日: 最后的疯狂

1945年初的中国战场上,共产党领导的敌后军民和国民党指挥下的正面战场对日军展开了局部反攻,其势锐不可当;太平洋战场上,美军先后登陆菲律宾、冲绳岛,占领了通往日本的门户;印缅战场上,中国远征军与中国驻印军反攻作战取得胜利,一洗两年前兵败野人山的遗恨;而在日本本土,东京等城市在美军B-29轰炸机的“软化轰炸”下疲惫不堪。

5月8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欧洲战争结束。第二天,日本发表声明:“日本为求自保自卫与东亚之解放而作战之决心,丝毫未感动摇。德国之投降,不能令日本之作战目标有丝毫之变更。”在曾经所向披靡的法西斯阵营里,日本成为最后一个孤独的顽敌。

和整个世界作对的人,必然遭到最严厉的警告。7月26日,在德国波茨坦的一座避暑别宫里,中、美、英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早日投降。

7月28日,日本政府拒绝接受《波茨坦公告》,发誓军方要在本土进行“陆上特攻作战”,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8月6日,一个星期日的上午,一架名叫“伊诺拉·盖伊”的美军飞机驶过日本广岛上空,投下了一颗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战争中使用的原子弹。

当这颗被取名为“小男孩”的原子弹从空中骤然降落时,一群中国青年正被囚禁在距爆心2公里内的一座监狱里。藏在红薯垄里的臧允传幸运地躲过了那场劫难,但这位现年80岁的老人身上至今还留着被日军虐打的累累伤痕。据统计,日本全面侵华期间,共强征、奴役中国劳工总数约1500余万人,其中劫掠到日本的华北劳工据目前确认的数目就有近4万人。他们中的6000多人,永远地把生命留在了大海彼岸的异乡。

8月9日凌晨,中苏边境线上大雨如注。“那天天气异常恶劣,日本军放松了警惕,睡起了大觉。”84岁的前苏联二战老兵瓦西里·伊万诺夫回忆说。刚从欧洲战场归来的百万苏联红军征尘未洗,长驱数万公里,突然出现在伪满洲国的地平线上。希望借助苏联调停从而体面结束战争的日本,输了最后的赌注。

上午11时30分,美国在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又一出人类悲剧在日本上演。“但愿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投下原子弹的人!”这颗原子弹的投弹手克米特·比汉上尉临终前许愿说。

还是这一天,在延安枣园的窑洞里,毛泽东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号令“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万里敌后战场上,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向日寇展开了最后一战。

这无疑是日本法西斯深感漫长的一天。原子弹的震慑,苏联红军的重击,中国战场上的全面反攻,在准备举国“玉碎”的日本头上浇了一盆冰水。

日本皇宫的防空洞内,御前会议从9日夜里开到10日凌晨。44岁的裕仁天皇最终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

8月10日——8月15日:

最后的幻灭

8月10日6时,日本政府分别电请瑞典、瑞士,将投降之意转达中、美、英、苏四国,“日本政府决定无条件投降”的消息通过无线电波迅速传遍了全世界。

下午6时许,在中国的重庆,广播一遍遍播送着这个消息,山城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到处是鞭炮的声音,到处人山人海,比过春节还热闹。不少人都喝醉了,大喊:‘日本龟儿子要投降了!’”现任重庆文史馆副馆长的王群生对那一幕记忆犹新。76岁的山城居民王继光则记得,他的父亲当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抱着椅子跳舞。“晚上,他和几个老朋友用几颗花生米当下酒菜,喝下去两瓶泸州老窖。他醉了,连酒话都是‘要胜利了,要胜利了’!”

尽管发出了投降照会,日本政府中的战争狂人们“继续战争”的叫嚣仍不绝于耳。14日晚上,这些死硬分子甚至发动叛乱,企图夺走第二天即将广播的天皇停战诏书的录音盘。至今,日本人仍把这份投降诏书称为“终战诏书”,似乎如此称呼,就能回避其战败的事实。

8月15日正午,日本天皇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冈村宁次带领侵华日军总司令部的全体人员,集合在广场前聆听天皇“玉音”。直到广播结束,这些在中国土地上曾骄横一时的侵略者们还目光呆滞地站在南京的烈日下。

“八一五”之夜,是所有中国人的不眠夜。

在延安,无数火炬映红了山岭河畔,人们甚至把大生产用的纺车都拿来点成了火把。《解放日报》这样报道那一天的延安:“晚间,东南北各区到处举行火炬游行,一个卖瓜果的小贩,把筐子里的桃梨一枚一枚地向空中抛掷,高呼:‘不要钱的胜利果,请大家自由吃呀!’……”

当年曾在美军驻延安观察组工作的老红军李耀宇清楚地记得那个夜晚。“美军观察组的院子里灯火通明,美国人手持卡宾枪对空射击,一串串曳光弹划破夜空。”观察组里的中美双方人员共庆抗战胜利,开怀畅饮。从不喝酒的李耀宇第一次举杯,就喝下了小半瓶洋酒,尔后大醉一天一夜。

在河北,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回民支队驻地,战士们彻夜欢庆。抗日英雄马本斋之子、日后成为海军少将的马国超当时只有6岁,妈妈拉着他的手,随着人流来到“本斋亭”。突然,欢呼停止了,战士们默默地摘下军帽肃立致哀,为他们敬爱的司令员,也为千千万万没能看到抗战胜利的中国人……

同一天,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命令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及其所属一切部队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投降。

山东枣庄,战斗在敌人心脏7年之久的铁道游击队队员们要亲自检阅自己的胜利——夜色中,残留日军乘坐铁甲列车悄悄开出临城车站,准备逃向徐州,然而,当他们行驶出城后,发现前面的铁路已被破坏,退路也被切断。携带上千支武器的千余名日军,只得向不足百人的铁道游击队缴械投降。

8月16日——9月9日:

最后的低头

8月16日,日本天皇向日军发出停战令,但许多侵华日军并没有放下武器。关东军是其中最为顽固的一部,尽管此时它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

两天后,关东军不得不宣布投降。从8月9日到18日,仅仅一个星期,在苏联红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的横扫下,素有“皇军之花”之称的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14年——局部地区长达40年的侵略经营土崩瓦解。

日军溃败之时,不拿武器的侵略者——被日本政府派到中国东北的“开拓团”移民,也纷纷逃散。黑龙江省方正县吉利村村民、81岁的刘安发老人告诉记者:“那段时间,经过我们这儿南下的日本人有万把人。那些走不了的都聚到一起,堆上炸药和手榴弹,集体自杀。我亲眼看到,那些日本女人甚至硬把自己的孩子按在水里淹死,20多个孩子呢!”

以德报怨的中国人,收养了侵略者的后代。乌云就是这样的一个日本孩子,她的日本名字叫立花珠美。“一天早上醒来,熟悉的家、村庄和军人的卡车都不见了,野地里到处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妈妈将妹妹放在地上,拿起刺刀,就那么一下,妹妹当时就没命了。我惊呆了,等妈妈回过头抓我时,我拼命地乱窜,过了一会,没听见动静,回头才看到妈妈已经倒在妹妹的身边,她也自杀了……”

年仅7岁的乌云被遗留在了中国,后被一对蒙古族夫妇抚养成人。曾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她,多年来致力于中日两国的友好交往。

8月21日,湘黔交界处的芷江城里搭起了一座座松柏牌楼,上悬“胜利之门”的大字横幅。在这个见证了中国正面战场最后胜利一战的小城,日本投降代表、驻华日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前来与中国国民党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及美军有关人员举行洽降会谈。

9月2日上午,日本政府在投降书上签字。上千架庆祝胜利的美军飞机从东京湾上空呼啸而过。

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南京原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南京见证了日寇最后低头的历史性时刻。

1931年到1945年。20世纪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对华侵略的战争,是中国近代以来抗击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史自勋)

■编者的话

“8·15”应成为 日本反省日

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亚大陆留下许多特殊的纪念日,但纪念者对往事的态度如此不同,成为今日欧洲之联合、亚洲之隔阂鲜明的注脚。

1月30日,是希特勒在德国上台掌权纪念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严肃重申,德国对纳粹犯下的罪行负有“永久责任”。她说:“我们必须直面这件事,以确保未来的我们会成为一个良好的、值得信任的伙伴。”

4月28日,是1952年美国等国与日本片面签署《旧金山和约》生效日。安倍晋三政府隆重举办“恢复主权”纪念典礼,为修改《和平宪法》造势。典礼无片言涉及日本的二战罪行,更无任何反省或道歉。深具讽刺意味的是,安倍给出的高调纪念理由是:“不知晓日本曾被占领7年、丧失主权这段历史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7月22日,是法国维希政权搜捕逾1.3万名犹太人并将他们逐往集中营的“冬季赛车场行动”纪念日。法国总统奥朗德代表国家诚挚道歉。他没有把罪责推给通敌卖国的法奸,因为这是“发生在法国,并由法国自身犯下的罪行”。

对亚洲和世界,8月15日向来是二战最重要、最难忘的纪念日之一。这是最后一个轴心国日本宣布无条件战败投降的日子,是人类历史最大浩劫终于熬到尽头的日子,是正义击退邪恶、文明战胜野蛮的日子,是牢记血泪教训、祈祷世界和平永不再战的日子。

但在日本,这一天被简单称为“终战纪念日”,投降、战败之类的字眼遭到刻意回避。而自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灵位1978年被移入靖国神社以来,每年这一天,也成为右翼政客参拜靖国神社、进行“政治展示”的日子。显然,这种展示与反省和道歉毫无关联。相反,每一次参拜都是对当年日本侵略罪行的公然肯定,都是对受侵略国家人民的感情伤害,都使日本更难走出历史的阴影。

这不仅是中韩等日本侵略最大受害国的看法,也是日本有良知人士的共同看法。81岁的日本作家山中恒说:“靖国神社没有供奉在原子弹轰炸、空袭或冲绳战役中死去的平民……那不是祈愿和平之所,是祈愿赢得战争之所。靖国神社现在还通过‘游就馆’等展示设施把过去的战争正当化。那不是首相或阁僚该去的地方。”

听任“8·15”成为日本右翼为军国主义招魂的节日,是对数千万二战死难者的遗忘和背叛。如果日本拒绝直面历史,那么国际社会就有责任迫使它正视历史。“8·15”理当成为日本的反省日。

本报在“8·15”这天推出系列5版,从不同的视角向读者展现那段历史真相的多个重要节点。

以史为鉴,面向未来。让我们共同维护世界和平,避免战争悲剧重演。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免责声明:本新闻中国老人亲见:日本在华移民堆上炸药集体自杀来自全国各地新闻报刊媒体或网站,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admin)

责任编辑:曹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