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没能上歼10改飞直9

解放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没能上歼10改飞直9

核心提示:

解放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没能上歼10改飞直9

贠璐在起飞前进行机务检查

原标题:从“一树之高”再出发

“还差一个飞行小时,我就能完成教员带飞直-9训练课目的第一提纲了。”春节后,总参某陆航旅的第一个飞行日,对直升机女飞行员贠璐来说意义重大。

不过,要想坐到正驾驶的位置上驾机翱翔“一树之高”,贠璐仍有两个阶段的训练需要扎扎实实地完成。

虽然,此前她飞过比这直升机升限要高得多的天空——

贠璐是我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曾驾驶教-6、教-8、歼-7等多种机型。2009年首都时,她还作为教练机方队第二梯队长机飞过天安门上空……

今天,同样是“飞行员”,但贠璐驾机飞过的航迹却由“万米高空”降到了“一树之高”——正如她大起大落的“飞行人生”。

2005年空军招飞,贠璐被选拔为我军首批歼击机飞行员。那时的贠璐,凡事都力争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所有机型她都是首飞,所有险难课目她都是第一个上天,所有高难度动作她都是率先完成。苦练精飞为她赢得了一连串荣誉:全国“三八红旗手”集体领军人物,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登过央视春晚舞台,上过杂志封面,在人民大会堂做过报告……

“一个人,在20来岁时,就达到了人生巅峰,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正当年轻的贠璐在内心叩问自己时,命运却突发转折。2013年3月,歼-10女飞行员选拔体检,作为候选人中综合素质最强的贠璐,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刷下来了。

8年的“玩命”飞行,在贠璐的身体累积了不少伤病。“歼-10战机对飞行员要求较高,如果申请硬上,既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飞机、对战斗力不负责任。”贠璐对记者说。

然而,如果无法驾驶主战机型,贠璐将不得不做出选择:要么停飞转业,要么去做教-8教员……但这些路,贠璐一条也没有选。

“我不想脱下军装,更不想飞行在远离战场的地方。”一番思考过后,贠璐作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既然飞不了歼击机,就改飞直升机!

这样的飞行改装堪称“跨界”。虽然都是飞行,但歼击机和直升机的操纵天差地别。“起飞时,歼击机机头扬起,而直升机则机头下沉;驾驶中,直升机也比歼击机多了悬停、侧飞、倒飞等姿态控制……”贠璐说,自己得把固定翼飞机操纵已练成的肌肉记忆“清零”,一切从头开始。

勤奋依然是应对困难的最有效办法。从理论学习到上机实操,贠璐仅用了40多天;第一次驾机飞行,她一飞就是20多个起落;整场飞行4个多小时,即使男飞行员都吃不消,她却从不偷懒把操纵杆交给教员……

不过,贠璐的飞行改装仍有很长的路要走。2010年,贠璐曾参演央视春晚的小品叫《我心飞翔》,讲述了一名备份飞行员的心路历程。“我现在就是一个‘备份’。”刚刚迈出征服直-9第一步的贠璐眼光依旧高远,“将来,我还想飞米-171、武直-10……”

“你是第一个从歼击机改飞陆航直升机的女飞行员吧?”记者问。

“我不在乎是不是第一个,关键是像身边的‘老飞’那样,做能打仗、有本事的那一个。”

很快,训练时间到了,贠璐起身告别,健步走向一架展翅待飞的直-9。检查、推杆、起飞……蓝天之上,又见贠璐驾机飞翔、翩翩起舞。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免责声明:本新闻解放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没能上歼10改飞直9来自全国各地新闻报刊媒体或网站,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admin)

责任编辑:曹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