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中女官员涉金道铭案被带走 曾任职省纪委-金道铭-官员落马

山西晋中女官员涉金道铭案被带走 曾任职省纪委-金道铭-官员落马

核心提示:

山西晋中女官员涉金道铭案被带走 曾任职省纪委|金道铭|官员落马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金道铭(资料图)

  山西省原省委副书记、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被中纪委调查后,其情人胡昕家族的掘金“商业版图”也开始为外界关注。据记者调查,2002年之后的10年时间里,胡氏家族成员先后持有至少7家公司。其经营者往往能在一两年内就得到和资产上百亿元的大型国企“合作”的机会,全面进军房地产、煤炭及政府采购的大型网络工程建设等领域且稳赚不赔?这些政治权杖下的一系列畸形生意和利益代理,体现了权力监督和市场准则双双失效后一个副省级干部可以圈占的“政商版图”,也展现了现在中国高层官员腐败的典型模式和反腐败机制面临的挑战。

  调查

  传晋中市委某女官员协助调查

  金道铭的“亲密关系”

  2月27日,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被宣布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金道铭自1990年进入监察部工作后,一直在纪检监察系统任职,前后近20年;其中2006年8月至2011年3月任山西纪委书记。之后,任山西省政法委书记、党校校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金道铭被调查后,有数名官员因为给金行贿或非法提供枪支而受到查处。而和金一同作为其贪腐行为受益者的,迄今为止有三个女人被牵扯进来。

  上述消息源披露,金道铭是在2月26日晚间从天津其情妇处返回首都机场准备回太原时被控制的,同时,其天津情妇的住所被搜查,查抄到古字画等物品,对于此情妇的更多信息目前外界无法知晓。

  本报记者获悉,另一名和金道铭有“亲密关系”的女人名叫胡昕,在为数不多的对外说明中,办案机构亦以“金道铭、胡昕专案组”自称。约自2008年起,通过金道铭向有关单位和部门领导打招呼或间接施加影响,胡昕以商业活动名义攫取了巨额利益。

  另一个最近被调查、和金道铭案相关的女性是晋中市委某女官员。本报记者从一位接近该案件人士处得知,这位女官员是在4月16日午饭后在太原某机关被带走的,原本计划要回晋中参加当天下午召开的一次会议。随后,其办公室被搜查,住所也被检查拍照。据该人士介绍,其在山西省纪检委工作时作为具体办案人员参与处理过“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中的一起案件,涉及一笔千万元量级的“案件摆平款”。记者查询到,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是从2008年7月展开的,金道铭时任领导小组组长,这位女官员为省纪委官员。其被带走调查一事迄今尚无办案机构正式通报。

  胡昕家世

  胡昕于1977年出生在山西太谷县城,祖籍辽宁大连。在胡昕的经营活动中,其妹妹胡磊、父亲胡祥俊和母亲肖桂花都有商业活动。

  胡昕出生在铁道工程兵家庭,其父胡祥俊曾任中铁三局外援办主任。胡祥俊中专毕业后到铁三局东阳机管站工作,工种为电报员。后机管站倒闭,胡祥俊离开单位外出经商。胡昕之母肖桂花,先在铁三局位于太谷县的职工学校,后调至电务段材料厂,也在太谷县,所以胡家就安在了太谷,住在铁三局第三工程处的家属区。

  据胡祥俊的老邻居回忆,肖桂花贤惠俏丽,但两口子并不和睦。胡祥俊跑通勤回来,经常和爱人“打仗”,搅得四邻不安。那时两个女儿已经上小学。1990年,胡祥俊一家搬到榆次猫儿岭电务工程处家属楼。

  搬到榆次后,胡祥俊从邻居眼中的“小胡”变成“胡老二”,两个俊俏伶俐的姑娘也相继外出读书。其中胡昕就读于南京工业大学信息工程学院,1997年毕业。

  据悉2002年之后的10年时间里,胡氏一家先后建立控制多家公司。

  前期有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的北京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一年后吊销)、在晋中注册的山西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以胡昕为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的山西奥科新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但到2008~2009年间,胡氏企业突然快速扩张,涉足房地产及煤矿领域。2009年,胡昕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在北京成立的新得元盛投资有限公司、山西博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山西奥科新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据邻居周大山(化名)回忆,约在2009年,胡祥俊坐着小轿车回过一次太谷县的老家属院,意欲迁户口到榆次,但时任铁三局留守处负责人没给他办,胡祥俊大骂一顿离开了。

  东阳机管站胡祥俊的老同事和榆次猫儿岭电务工程处家属楼的邻居回忆,2012年和2013年,胡祥俊和肖桂花还分别回到这两个地方“转悠”,但此后,就再没有见过。

  据本报记者此前的调查,2013年3月,胡昕所在奥科新得信息技术公司与兰花科创(600123.SH)合作成立的兰花嘉名科技有限公司被清算撤销,7月,胡昕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搞商业地产开发的消息首先被媒体记者在微博上曝光,10月,国庆节过后再上班时,胡氏姐妹所在的奥科新得办公楼已人去楼空。

  现在,胡昕、胡祥俊、肖桂花等人在工商资料中留下的电话都已经打不通。

  兰花集团“肉鸡”

  兰花集团全称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位于晋城市的大型地方国企。现有18家子公司和一家控股上市公司——兰花科创。1998年,兰花集团以主要经营性资产独家发起以募集方式设立山西兰花科技创业股份有限公司,并于同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微博]上市。

  自2000年郝跃洲任兰花科创总经理后,和兰花集团公司董事长兼兰花科创董事长贺桂元长期不和,2006年8月,金道铭任山西省纪委书记,二人对对方举报内容很快就被金全部掌握。据《中国经营报》记者向兰花集团内部高层了解,这些内容包括重庆兰花太阳能项目问题、投资“北大法律网”问题等等,但金并没有指示调查处理。

  而自2008年开始,兰花集团和兰花科创争相和胡昕开展“合作”。2008年7月起,兰花集团在外埠并购煤矿事宜中和胡昕的代理人合作,2009年7月,集团下属房地产公司和胡昕合作“收购”胡昕的公司,2009年12月,兰花科创与胡昕“合作”,同意胡昕入股国有优质煤矿,2010年1月,兰花科创再次和胡昕“合作”,同意借巨款给胡昕使用。2009年11月,郝跃洲任兰花科创董事长,2011年5月,贺桂元卸任兰花集团董事长,2011年5月,李晋文接任集团董事长一职,2012年,李晋文接着和胡昕“合作”,安排下级公司用集团担保的项目贷款买下了“太原兰花大厦”。

  这些交易究竟为什么发生?其主要决策者是否如外界所说在被动或主动执行金道铭的“旨意”?这些“上面的意思”通过何种方式传达?本报记者曾分别联系贺桂元、李晋文和兰花科创董秘王立印,三人皆不做任何回应。

  2009年兰花集团和胡昕的两起奇异“合作”决策时,董事会成员有11名,记者通过多种渠道直接和间接地接触到了其中两名和一名会场记录服务人员,他们向记者回忆了两起交易。

  强行入股玉溪矿

  兰花集团和山西其他大型国有煤企相比有一个突出特点:没有后备资源。当上世纪末各大国有煤矿因资源减少而由政府配给后备资源的时候,兰花集团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因煤价长期低迷,兰花不看好煤炭产业,它决定逐步放弃煤炭,转向化工、新能源等其他产业——1998年上市的股份公司定名为“兰花科创”,就体现了集团公司当时的这一思路。因此,兰花没有接受当时的后备煤炭资源。

  2002年之后,煤价逐步回升,继而暴涨,煤炭行业炙手可热,兰花再想介入时,优良资源已经被市场瓜分殆尽。

  兰花集团对优质煤炭资源的渴求程度可想而知。而玉溪煤矿,正是这样一块罕见的“宝贝疙瘩”。

  玉溪煤矿位于山西沁水县胡底乡,正在兰花传统“势力范围”内。该矿经一次扩界后面积达30平方公里,3号优质化工煤储量达到2.5亿吨,设计年生产能力240万吨。

  在全山西范围内,都是可以和大宁金海、亚美大宁等矿相媲美的优质资源。

  兰花集团能拥有玉溪矿,得益于莒山煤矿有限公司的及早动手。莒山煤矿是兰花集团下属的主力煤矿,但也是资源存量最紧张的一个矿。在兰花提倡脱离煤炭向高科技转型的1999年,莒山矿就派出一队人去附近找接替矿井,到2001年,玉溪矿基本确定归给莒山,但没有建设。2004年,煤价飞涨,兰花科创以负担大部分资源价款的方式参与投资建设,代替莒山矿成为玉溪煤矿的大股东。此后,玉溪矿一度成为兰花科创的一只“吸金法宝”。

  2009年底,玉溪矿井已经打到400米,开始见煤。一只“金凤凰”呼之欲出。这时,胡昕出现了。

  2009年9月14日,胡祥俊出资2100万元,另一股东刘军出资900万元,在北京市朝阳区注册成立“北京新得元盛投资有限公司”。

  同年12月30日,兰花科创召集第四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要求董事们对玉溪煤矿“引进北京新得元盛投资公司为玉溪煤矿的新股东,持股比例为20%,原股东同时增资”一事进行表决。本报记者联系到的前述当事人回忆,这次会议引发的是一场严重的争吵,有的董事最后甚至直接走掉,不在公司餐会上吃饭。

  据当事者回忆,会上贺桂元提出议案之后就遭到质疑:为什么要引入这个北京公司?贺桂元没说与金道铭有关,而是告诉与会者,此人有相关领导亲属的背景,因为玉溪煤矿将来办采矿证要人家帮忙。董事们马上提出:玉溪矿是严格按规程走过来的正规煤矿,矿产证本来就应该批,为什么需要“打点”?即使真要托领导“帮忙”,我们公司宁愿白给他3000万元,也不要他来“入股”。最终这个议题没有通过。

  接着,贺桂元没有出示评估报告,直接宣称现在煤矿价值是4亿元,董事成员分成了两派,过半成员不同意这么拿现成的煤矿送人。据当事者回忆,当时的话题主要是:兰花是一个缺少资源的公司,多年来到处找矿、找项目吃尽苦头,在重庆太阳能赔进去一个多亿,现在守着这么好的项目,为什么要送别人股份?如果要增资扩股,理应先由内部人选择,如果说“煤矿值4个多亿,拿八九千万就能占20%”,有董事提出自己愿以10倍的价钱购买相同股份。

  蹊跷的是,2009年12月30日,兰花科创发出这次会议公告,称“8人同意,0票反对,0票弃权”通过了引进新股东议案。

  记者就“北京新得元盛入股玉溪矿过程”向贺桂元发信息求证,贺没有做回应。4月中旬,本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知,兰花科创玉溪煤矿有关账册资料已被调查机构调走。4月17日上午记者来到其母公司兰花集团总部采访时,也被告知,有派过来的审计部门正在要求集团有关人员汇报情况。

  当年参会的一位经营煤矿的董事告诉本报记者,这次引进股东核心问题是刻意严重低估了玉溪煤矿价值。当时的玉溪矿已经打井见煤,市值将近20亿元,而现在市值应在四五十亿元。新得元盛最终以8693.5万元投入占到20%股份,以当时的市值计算,相当于以9000万元撬到近5亿元优质煤炭资产。

  地产套现

  2008年,胡昕在太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拿到了一块土地的部分手续,该宗地块位于太原富士康南面,大运路和唐明路之间,面积为11.6公顷,拍得总价为1.5亿元。但据兰花集团上述高层人士透露,胡昕只花了200万或400万元的招投标所需费用,土地出让金等大额费用并未缴纳。

  以该地块为依托,2009年3月5日,胡昕母亲肖桂花在太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山西博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博义公司”),构筑起了“开发海棠家园楼盘”的基本框架,然后开始和兰花集团谈“收购”。

  在记者见到的2009年兰花集团年度审计报告中,确认了这一交易:2009年7月16日,博义公司原股东与兰花(集团)房地地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兰房”)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博义公司的全部股权,包括土地、公司、海棠家园概念等以4.0542亿元转让给兰房。2009年度,兰房支付转让价款4亿元。2010年1月27日,博义公司向兰房办理了资产移交手续;2010年2月26日兰房向博义公司支付了剩余股权转让款542万元,收购完成。

  兰房是兰花集团公司下属子公司,4个多亿的收购需要集团董事会表决。据原参会人士讲述,在这次会议上,许多董事对于4个亿买一套土地批文和公司手续表示难以接受,反对收购。但兰房总经理张培龙拍胸脯保证“这个项目拿过来能赚8个亿”,然后由集团董事长贺桂元力挺,收购协议被强行通过。

  而在该【2008-5】宗地出让公示方式上,据财新网记者调查,太原市国土部门也没有注明受让人,不符合公示规范。4月13日,太原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张宝玉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就在决定让新得元盛入股玉溪煤矿的同一次会议上,决定了兰花奉送给胡昕的另一宗大生意——“太原双子座”商业地产。在该宗“合作”中,兰花科创以和胡昕手中的奥科新得公司合作成立公司、运作“数字矿山基地”项目的名义,分期借给胡昕5亿元资金供其使用。3年后,再以“数字矿山基地”项目“因环境变化而没有实质性推进”为名,将合资公司清盘,收回5亿元出借款而结束。与兰花科创同时出借5亿元给胡昕的,还有山西省属大型国有煤企晋煤集团。

  胡昕用从国企和上市公司借来的10亿元开发商业地产,于2012年春天盖成两栋造型一致的“双子座”和其西侧一栋同样体量的“C座”玻璃幕墙楼,而后分别以三个7.5亿元的价格整体出售给了三家大型国企:兰花集团、晋煤集团和山西省投资集团。

  2012年,贺桂元已经从兰花集团董事长职务离开。本报记者采访到的兰花集团内部人士透露,买楼议案未能在集团董事会通过,贷款协议也因银监局检查而被迫取消。

  最终,兰花集团安排一家下属子公司贷款购买。而该笔贷款,最后又由兰花集团予以担保。来源:中国经营报

免责声明:本新闻山西晋中女官员涉金道铭案被带走 曾任职省纪委|金道铭|官员落马来自全国各地新闻报刊媒体或网站,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admin)

责任编辑:曹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