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考生的“离奇”艺考经历_0

一名考生的“离奇”艺考经历_0

核心提示:

一名考生的“离奇”艺考经历

  ■谢樱 袁汝婷 史卫燕

  号称“通过率90%”的艺考培训班,“诀窍”竟是在考场帮助学生作弊?考生在艺考考场,居然能和老师私下交换答卷?

  近年来,作为高考重要组成部分的艺考,公平性屡屡受到质疑。原本是升学途径之一,如今,舞弊行为却让人“眼花缭乱”。艺考“包过”,靠的是什么手段?钻了哪些空子?

  老师“变身”考生,玩了什么花样?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小马(化名)不会相信,艺考竟然可以使用“调包术”:

  小马是2015年书法类应届艺考生,就读于湖南新化县三中。在准备艺考的过程中,他认识了艺考培训老师伍海文。“伍老师在考生面前声称他的学生通过率90%,还对额外收费学生有‘包过’承诺。”小马告诉记者,培训班就设在学校里,他交了1.6万元学费。

  今年2月2日,曲阜师范大学在长沙环境保护职业技术学院设立艺术考点,小马参加了书法类考试。伍海文也报考,并以考生身份进入了考点。“监考非常松,我带了手机进考场,伍老师发短信要我去厕所。”在厕所内,伍海文将他带出的、写有答案的草稿纸交给小马,小马带回考场比着照抄。

  一天之后,淮阴师范学院在湖南科技职业学院设立考点,小马参加考试。伍海文故技重施,这一次,他在厕所内与小马交换的是考试答卷。“考卷是他已经答好的,没有填考生信息,我只需填上自己的名字,就行了。”小马说。

  2月5日,江苏师范大学在湖南师大美术学院设立考点,伍海文又以同样的方式,在厕所内给了小马一张写有答案的草稿纸。

  “实际上,我只是老师‘顺手’帮助的人,额外支付给他几万元费用‘包过’的学生才是他‘换卷’的主要对象。”小马说,“老师几乎逢考必报。”

  试卷交换“成功”,小马的艺考却没有通过。“书法培训老师参加艺考都不能通过,居然还能招收学生?艺考也是高考的一部分,这样漏洞百出的考试制度,不知道还有多少考生靠作弊升学。”小马愤愤不平。

  培训机构非法,凭什么继续运营?

  事实上,伍海文运营的这个号称“通过率90%”的艺考培训机构,是一家没有合法资质的“山寨”机构。

  新化县教育局主要负责人近日证实,伍海文开办在新化县三中的培训机构,早在2014年已被确定为非法教学点。伍海文并非新化县三中在编教师,只是租用学校场地“办学”。7月底,该校要求他把培训班搬出校园,伍海文已签字同意。

  问题在于:非法教学点运营至今,是谁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面对记者的疑问,新化县教育局主要负责人并未正面回答,称“具体情况要询问教育督导室”,然后匆匆挂断电话。

  记者致电教育督导室工作人员,对方称对伍海文的培训机构“2014年已被确定为非法教学点”并不知情,“县三中没有向局里汇报,我们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无资质的培训班存在”。

  随后,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相关问题要询问教育局民办教育管理部门,记者连续3天多次拨打该部门负责人电话,均提示关机。

  记者从新化县教育局获悉,8月3日,小马前往对举报事件的具体细节进行确认。“我们目前初步掌握的伍海文招收的12个学生中,仅有2013年2名学生被相关专业录取。他们有没有作弊行为,是否还有其他学生以作弊方式升学,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果确认有作弊行为的考生,3年内不得报考,已录取考生将被取消学籍。”新化县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说,“目前伍海文本人暂时联系不上。”

  监管漏洞频现,发出多少考问?

  事实上,类似伍海文开办的非法教学点,在一些地方并不少见,这类机构资质不齐、水平有限,却打出“通过率100%”“艺考包过”等口号,收取“天价”费用。

  承诺“艺考包过”,底气不仅来自培训老师“亲自上阵”,还来自更多的作弊花样:一些培训机构与招考院校有关联,为学生“牵线”购买招生名额;还有机构的培训老师就是艺考“内线”,既做培训又当评委……

  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指出,艺考管理工作松散,给各种作弊方式提供了土壤,“监管漏洞百出,谈何考试公平?”

  以小马自曝的作弊为例,考场可带手机并发短信、考生夹带草稿纸和试卷上厕所等,暴露出考场纪律的松散。“小马举报的艺考属于校考,由招生学校自行组织、管理考试,一般监考老师都是临时聘请,很难说没有漏洞。”一位教育管理部门人士说。

  对于各类无资质培训机构的监管,谁来负责?“艺考出问题,首先是相关部门的监管力度不够。其次,出现问题之后,也缺少有力的处罚措施。”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建议,规范艺考,首先要增强对培训机构的监管,其次要加强对考试环节和相关当事人的监督,“要有严格的、有针对性的法律法规,而不仅仅靠行政处罚”。

  据新华社长沙8月5日电

责任编辑:曹医生